毛泽东与李宗仁谈“文革”:点火容易灭火难

2017-07-27 09:21:43   董保存   评论:0

毛泽东与李宗仁谈“文革”:点火容易灭火难

本文摘自《走进怀仁堂》(一),董保存 著,当代中国出版社,2013年1月

这是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”的关键时刻,无产阶级革命派和“资产阶级反动路线”的全面决战已经展开……

这天是1966年10月1日,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7周年纪念日,也是中国人民举行庆祝的大喜日子。

正在解放军三○一医院的李宗仁突然接到通知,要他到天安门参加庆祝活动。接到这样的通知,他自然是高兴的,很快来到了天安门的休息室。

李宗仁上天安门,自然是和政协的人物在一起。他的身边分别是程潜和傅作义。他们虽然也感到外面的风声不对头,但也不知道这次运动究竟要干什么。

他们正在说话的时候,有一个身着黑色服装的女人走过来。不少人站起来和她打招呼。李宗仁没有认出这是谁,自然也就没有和她说话。

当这个女人走过去后,李宗仁问傅作义:“这个女人是谁?”

傅作义不解地问:“毛主席的夫人,你不认识?”

李宗仁很有几分不安,说:“我只是去年在毛主席请吃饭的时候见过她一次,现在换了服装,我都认不出来了。”

天安门上的庆祝活动开始了,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城楼上出现了许多红卫兵,使得城楼上多了几分朝气。李宗仁站在城楼上听完林彪和周恩来总理的讲话,心中想了不少的问题,这在他后来的回忆录中有一些记载,我们在这里不一一叙述。

给李宗仁印象最深的是,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时候,那些红卫兵们个个热泪盈眶,他心里暗暗慨叹:毛泽东的威信真高啊!

突然,毛泽东向李宗仁走来,并且伸出了手要同他握手。李宗仁赶快从沙发上站起来,握住了毛主席的手说:“主席,您好哇!”

“你要保重身体,共产党不会忘记你的。”毛泽东说这话的时候,充满了真诚。

李宗仁非常感动,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。

“走,我们去吃茶。”毛泽东指指休息室。于是,两位年过古稀的老人走向了休息室。

走到林彪身边时,毛泽东没有忘记介绍他的副手:“这是林彪同志。”

“久仰,久仰。”李宗仁对这位林彪元帅的确是久仰了。

林彪的心情显然很好,他表现出了少有的热情,给李宗仁敬了一个军礼,说:“李先生是黄埔军校的校务委员,我在黄埔时听过您的训话。”

李宗仁随毛泽东走进了天安门上的休息室。

毛泽东请李宗仁坐,李宗仁不肯,他说:“主席在这里,我怎么好坐上首?”

毛泽东说:“你年长,你应该坐上首。”

两人坐定,毛泽东就谈起他亲自发动和领导的这场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”。

毛泽东指指外面说:看来群众是真的发动起来了,群众一起来,就不能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了。

李宗仁点点头,他对此也颇有同感。

毛泽东又说:这把火是我点起来的,看来这把火还要烧一个时期,但点火容易灭火难。

李宗仁觉得,毛泽东还是很清醒的。

毛泽东请他谈对这场运动的看法,要坦率地谈。这叫他想起上次同主席见面时的情景……

他们坐车从新华门入中南海,毛主席已经在一个游泳池的休息室里等候了。李宗仁正沿着游泳池往前走,毛主席便热情地迎上来,同李宗仁和他的夫人亲切握手,说:“你们来了,很好,欢迎你们。”

毛主席同程思远握手时说:“久闻大名,如雷贯耳。”弄得程思远真有点不知所措。

他们刚刚坐定,毛泽东用浓重的湖南口音对李宗仁说:“德邻先生,你这一次归国,是误上贼船了。台湾当局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土匪,还叫我们大陆是‘匪区’,你不是误上了贼船是什么呢?”

程思远赶忙替李宗仁回答:“我们搭上了这一条船,已经登上彼岸。”

“是的,登上了彼岸。”彭真接着说。主席和大家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李宗仁对毛主席说:“第一次回到祖国怀抱,受到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,我表示由衷的感谢。几天来我们在北京地区参观访问,亲眼看到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果,感触颇深。我们为祖国的日益强大感到十分高兴。”

毛主席说:“祖国比过去强大了一些,但还不很强大,我们至少要再建设二三十年,才能真正强大起来。”

接着李宗仁谈到海外许多人怀念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,他们都渴望回到祖国来。

毛主席说:“跑到海外的,凡是愿意回来的,我们都欢迎,他们回来,我们以礼相待。”

毛主席建议李宗仁到全国各地去看看。

随后,毛主席邀请他们和彭真下水游泳。李宗仁说不能下水,毛泽东也就不勉强,自己很快更衣下水。李宗仁这才知道,毛泽东的游泳水平相当高,他时而侧泳,时而仰泳,时而自由泳,真像他在一首诗里说的“胜似闲庭信步!”

过了一会儿,毛主席上岸了。他又问跟他一起游泳的程思远的学历和海外的情况。程思远告诉毛泽东:“海外也有很多人研究毛泽东思想。”

毛泽东听了笑着问:“你知道我靠什么吃饭吗?”

几个人都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毛泽东笑笑,说了一句谁也没想到的话:“总结经验。”

下午1时许,他们到了毛泽东丰泽园的住所,在这里他们又进行了深入的交谈。李宗仁深以台湾问题不能很快解决为虑。对此毛泽东说:“德邻先生,不要急,台湾总有一天要回到祖国来的,这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。”

毛泽东又开始幽默了,他对程思远说:“你的名字为什么叫程思远?”

程思远回答道:“因为我对自己的前程总应当想得远一点,所以才回来跟共产党、跟毛主席走。”

毛主席满意地笑了,他又问:“你有别字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好,”毛主席马上说:“我来给你取个别字。中国古代有个大散文家叫韩愈,字退之。我给你取个别字叫近之。远近的近,之乎者也的之。之者共产党也。近之,从今以后靠近共产党。你看如何?”

程思远很是激动,说:“这是主席给我最大的光荣。”

随后主席提议照相后吃饭。这是一次丰盛的宴会,有各种各样的名菜。席间毛泽东谈笑风生,叫客人喝了不少茅台酒。下午3时许,程思远看时候不早了,转身对李宗仁说:“德公,现在可以向主席道谢了吧?”

“急什么,少壮派!”主席用目光盯着程思远好像很威严,其实很慈祥。

……

此刻,毛泽东要他谈看法,他说什么呢?想了想,他说:“毛主席高瞻远瞩,英明伟大,古今中外任何国家的领袖,没有一个有这样的魄力来发动这样一场革命。目前虽然乱了一点,但是为子孙后代着想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。”

毛泽东听到这些话自然是很高兴的。

李宗仁又比较婉转地说出了对“乱”要有一定控制的意思。他说:当年在武汉我见到了苏联顾问鲍罗廷,和他谈到革命队伍严重分裂的问题。鲍罗廷说:革命和妇女生孩子一样,为了生儿育女,难免受这一时之苦,受了这个痛苦,就能换来将来有子女的幸福。我说:痛苦对产妇来说,是不可避免的。但对于助产的来说,就要尽可能减少她的痛苦。

毛泽东对李宗仁的看法表示同意。他进一步解释说,他正在做治乱的工作,当前的问题很多,要一件一件地解决。

他用一种很自信的口气告诉李宗仁,红卫兵小将限定各民主党派取消组织,这是不可以的;他们要砸烂政协,要毁灭统一战线,这更是不对的。说到这里毛泽东提高了声音,说统一战线功不可没,这要对红卫兵讲清楚。他还说,这些话有人可能听不进去,但这要好好做工作,说服教育他们。

毛泽东说完,问李宗仁:“李先生,你的意见如何?”

李宗仁急忙说:“毛主席英明高见,我从前根本不晓得这些道理,今天是茅塞顿开。”

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和李宗仁交谈,自然引起了一些新闻记者的注意,他们围住李宗仁,问毛主席讲了些什么,李宗仁当时只是说,只是家常生活,没有谈别的。

应该说,毛泽东把李宗仁叫到天安门上的休息室里交谈是有特殊意义的,绝非一般意义上的见见面而已。

有人说,毛泽东只是出于礼貌,和国民党的元老见见面而已。

有人说,他是借此发出一些信号,叫红卫兵不要随便乱冲。

不管毛泽东当时是如何想的,反正给人们的感觉是:毛泽东真的在征求这些国民党元老的意见,包括人们对他十分热衷的“文化大革命” 的看法。

相关热词搜索:李宗仁 毛泽东 文革 文化大革命

上一篇:定都北平:毛泽东最早选定的首都是哪儿?
下一篇:“文革”前林彪曾发表讲话:政变成为一种风气

分享到: 收藏
手机访问《深读历史》